面對重大疫情人類不能松懈
來源:光明日報 2020/02/13 11:44:41 作者:郭軍 張乃瑩
字號:AA+

導讀: 回首人類歷史,我們可以看到,各種重大疫情伴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在歐洲人殖民美國的初期,伴隨早期移民的定居,由此而來的天花疫情暴發對土著的印第安人帶來毀滅性的打擊,死亡率往往高達百分之八十甚至更高。

回首人類歷史,我們可以看到,各種重大疫情伴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

最廣為人知的天花病毒,在缺醫少藥的年代是致命的傳染病。3000多年前的古印度、古中國和古埃及就已有類似天花的病癥記載。天花最早在古印度和古埃及肆虐。有學者認為,晉朝道士葛洪中醫方劑學名著《肘后備急方》中有關天花的記載是可信的,天花在公元4世紀傳入中國。16世紀天花已經散布到歐洲各地,死亡率高達30%,成為當時世界主要的疾病。

在歐洲人殖民美國的初期,伴隨早期移民的定居,由此而來的天花疫情暴發對土著的印第安人帶來毀滅性的打擊,死亡率往往高達百分之八十甚至更高。據研究,天花、麻疹和腮腺炎等傳染病的共同作用,可能導致了美洲新大陸的土著人口減少高達九成,改寫了美洲新大陸的社會。

鼠疫也是世界性的瘟疫。由腺鼠疫桿菌引發的疫情在公元541至542年首次大爆發,通過糧食運輸和水陸貿易從埃及蔓延到地中海區域。但大瘟疫引發的世界末日感推動了基督教的快速傳播,對歐洲社會的發展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膳c鼠疫帶來的社會影響相比的是黑死病疫情。疫情發生在歐洲中世紀后期的1347-1400年間,改變了當時的歐洲的經濟、政治和社會格局,在長遠的歷史尺度上改造了中世紀歐洲,為歐洲的文藝復興創造了條件。

換個角度看,人類社會的發展也對疫情的演變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賈德·梅森·戴蒙在《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一書中提出:人類的各種疾病是在許多農耕地區演化的,這是由于生產出的農作物和牲畜能夠支持人口稠密聚集的社會。同時,從馴化動物身上容易演化出各種病菌,從而使得疾病得以傳染流行。新近流行過的禽流感中的家禽和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中的駱駝都扮演了這種角色。

當代科學家們在診斷和預防疾病方面進展神速,不斷深入理解細菌和病毒如何作用于人體。例如,人類基因組計劃引導的基因測序技術就是這次我國抗擊疫情里面的利器。人類在靶向療法、艾滋病治療、干細胞療法、基因療法、醫用機器人等領域不斷進展。

然而,過去30年里面各種疫情發生的頻度和規模使得我們認識到前方的路途還相當遙遠。例如,按照美國的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發表的報告估計,每年的感冒季節,美國總人口的3%到11%會因流感患病。當前還沒有結束的2019-2020流感季,已經有1900萬人感染,18萬人住院,至少1萬人死亡。這類案例表明,即使在醫學科技和公共衛生服務領先的美國,在對抗病毒型疫情方面還需要更大的突破。與此同時,工業化、城市化、信息化和全球化所伴生的復雜環境和人員移動也對疫情的防控提出了新的嚴峻挑戰??咕啬退幮?、環境污染的加劇等等也是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

面對重大疫情的不確定性,不容輕視回首人類和重大疫情交織纏斗的歷史經驗的重要性。生物醫藥科學的創新已經極大地轉變了人類防控傳染疾病的能力。比如巴斯德倡導疾病細菌學說,發明了狂犬病和炭疽病疫苗。亞歷山大·弗萊明發現了青霉素。人類在戰勝重大疫情的道路上一步步走來。公共衛生、抗菌素、診斷技術、疫苗、生物工程等等成為對抗疫情暴發的新一代有效手段。

但是,面對重大疫情的防控,人類不能松懈。H1N1流感病毒至今仍在騷擾我們。HIV病毒的獨特傳染方式、病原的頻繁突變和漫長的個體發病過程成為了一種新的與人群行為重大相關的疫情模式。SARS、MERS、Ebola病毒疫情等重大疫情也說明新的病原將會通過已有病毒的突變或者從新的動物途徑再次形成疫情。

從世界范圍來看,近年來,非典、禽流感、中東呼吸綜合征、埃博拉等不斷在人類社會出現。在過去30年中,全球傳染性疾病的數量和類型增加,疫情暴發的社會經濟后果也愈加不容忽視。例如,2003年爆發的非典對全球經濟造成了高達500億美元的損失。當今疫情的一個突出特點是,盡管醫學和公共衛生科技的進展可以更加有效地控制發病率和死亡率,如何控制傳染疫情造成的社會和經濟損失仍有待改進。

有分析指出,每年的流感疫情暴發造成的經濟損失可以類比氣候變化引起的經濟損失。疾病本身未必是造成經濟損失的主要因素。消費者行為的變化、勞動力的緊缺和重組、供應鏈的短缺等造成的不確定性,以及對投資和商業活動的負面影響等往往造成更加嚴重的損失。

對埃博拉等重大疫情的國際研究表明,人類在應對重大疫情危機方面的努力還遠遠不能令人滿意,在各個層面上都有不容輕視的失誤,這包括對衛生健康和疫情防控方面的投入不夠、不能及時地在社區層面上發現并預警暴發線索,快速診斷防護裝備有效治療和疫苗研發方面還是短板,社會福利保障保險仍然有待完善等。

防控疫情不只是口罩藥品隔離和治病救人的公共衛生問題,也是有著深刻社會經濟影響的總體健康安全系統問題,亟須有更加深度完整的全局思考和頂層設計。面向未來,必須清醒地認識到,疫情仍然會伴隨著發展一路前行。全球發生的戰爭、遷移、貿易、饑荒和社會動亂將疫情四處擴散。人口的城市化聚集、高度流動性、全球發展的不均等因素使得疫情的傳播更加難以防控。重大疫情對生命、家庭、社區等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對社會、經濟、文化和心理會造成深遠影響。

重溫人類發展和重大疫情發生的歷史,人類還需要在公共衛生方面充分和持續地調配和投入資源,不但為了挽救生命和安定社會,而且可以高效地保障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全社會只有共聚信心,形成合力,凝聚勇氣,眾志成城,才能更快更好戰勝疫情。與此同時,如何深度地理解人類發展和重大疫情的關系,理性總結和利用歷史重大疫情的經驗,獲得啟示以指導更好地戰勝重大疫情,包括當前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和未來的潛在重大疫情,這些仍然是全社會需要認真研究的重大課題。

原標題:面對重大疫情人類不能松懈

責編:杜文俐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888棋牌金花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