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新中國成立初期將帥讓銜
來源:學習時報 2020/02/14 15:17:06 作者:吳文瓏
字號:AA+

導讀: 955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次實行軍銜制。9月27日,授銜典禮在中南海懷仁堂隆重舉行。這次評銜,很大程度上是對一個革命軍人的歷史性評價,不但事關此后的待遇,更是對既往貢獻的認可。然而,得知自己要被授予軍銜后,不少元帥、將軍面對榮譽淡然處之,不為名利爭短長,演繹了讓銜的一段段佳話。

1955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次實行軍銜制。9月27日,授銜典禮在中南海懷仁堂隆重舉行。這次評銜,很大程度上是對一個革命軍人的歷史性評價,不但事關此后的待遇,更是對既往貢獻的認可。然而,得知自己要被授予軍銜后,不少元帥、將軍面對榮譽淡然處之,不為名利爭短長,演繹了讓銜的一段段佳話。

元帥讓銜:元帥應該是他們的

在元帥中,徐向前、羅榮桓、葉劍英等就提出讓銜。徐向前讓銜的理由是:既然革命已經成功,當不當元帥無所謂。他還為此專門給毛澤東寫過信。但是,毛澤東認為,作為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鄂豫皖根據地的總指揮,他應當被授予元帥銜。

徐向前是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生,性格內向,從不夸夸其談。正因為此,時任校長的蔣介石給他的評語是“資質平平”。但讓蔣介石沒想到的是,正是這位平時沉默寡言的學生,在國共合作破裂后的作戰中,給他領導下的軍隊屢屢造成損失。從參加廣州起義,到領導創建鄂豫皖根據地,打破國民黨三次“會剿”;再到長征中三過草地,帶領部隊血戰河西走廊,徐向前的功勞有目共睹。但是在榮譽面前,他卻不止一次說過:“許多同志犧牲了,如果他們還活著,元帥、將軍應該是他們的。”

同徐向前一樣,羅榮桓也提出讓銜。他的理由是,自己是做政治工作出身的,沒有什么戰功,而且入伍晚、貢獻小。但是,毛澤東沒有同意他的請求。毛澤東說:“羅榮桓同志是我軍政治工作的典范,是參加過秋收起義的老同志,幾十年從不為個人名利爭短長;至于戰功,他協助林彪在解放戰爭中指揮了遼沈戰役、平津戰役,這也是有目共睹的。”作為老戰友,毛澤東很看重羅榮桓對黨的團結起到的作用,認為“羅榮桓同志原則性強,表里如一,對黨忠誠,對黨的團結起了很大的作用。黨內有各色各樣的人,要團結多數,不許秘密搞鬼”。羅榮桓1963年去世時,毛澤東親自參加追悼會,并且寫了一首“君今不幸離人世,國有疑難可問誰”的悼詞。

另外,葉劍英也提出讓銜。授銜之時,他因正在準備遼東半島抗登陸戰役演習,所以沒有參加授銜典禮。但得知要被授予元帥軍銜后,他誠懇請求:“我最多擺在大將的軍銜上,這是歷史的定評。”他的理由是,自己長期擔任參謀長職位,多是在后方工作,因此,應該把榮譽讓給其他長期在一線指揮作戰的同志,是他們在戰場上出生入死,把天下打下來的。但是黨中央也沒有同意他的請求。

大將讓銜:共產黨人的一面明鏡

除元帥外,在此次被授予大將軍銜的老一代革命家中,也有不少提出讓銜的,徐海東、許光達就是其中的代表。

十位大將中唯一沒能出席授銜典禮的就是徐海東,他當時正在大連養病。得知自己被提名大將軍銜后,他向周恩來提出:我長期養病,為黨工作太少,“聽說中央準備授我大將軍銜,感到有愧。我請求將我的軍銜降低一些”。但周恩來卻說:“考慮到你為革命作出的重大貢獻,授你大將軍銜,不高也不低,正合適。”

徐海東雖是窯工出身,但作戰很勇猛。他曾對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說,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國民黨一度視他為眼中釘,曾經用飛機在蘇區散發過傳單,上面寫“凡擊斃彭德懷或徐海東者,當賞洋十萬”。和懸賞彭德懷的金額一樣,可見徐海東的分量。作為張國燾的老部下,他顧全大局,在張國燾分裂黨中央的關鍵時刻,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難能可貴。因此,毛澤東稱贊他是“對中國革命有大功的人”。但就是這么一位對革命有大功的人,在名譽面前也提出讓銜。

另外,許光達也提出讓銜。得知自己擬被授予大將軍銜后,他對賀龍說:“毛主席、中央軍委對我的信任,我衷心感謝。但與其他幾位大將比,無論德、才、資,我均不如。請求賀總把我的意見反映到中央軍委,改授我上將銜。”后來,許光達還給毛澤東和中央軍委寫了一封“降銜申請”。信中說:“我捫心自問:論德才資功,我佩戴四星,心安神靜嗎?對中國革命的貢獻,實事求是地說,是微不足道的……我誠懇、慎重地向主席、各位副主席申請:授我上將銜。另授功勛卓著者以大將。”毛澤東看了“降銜申請”后很感慨,在中央軍委擴大會上對朱德、彭德懷、賀龍等軍委領導說,這是一面明鏡,共產黨人的明鏡??!當然,考慮到許光達為革命作出的重要貢獻,黨中央沒有同意他的“降銜申請”,仍然授予他大將軍銜。

中將讓銜:授予校官就不錯

中將方面,徐立清、孔慶德是讓銜的典范。徐立清一再表示不要上將軍銜,孔慶德則表示“授予校官就不錯”。

徐立清1952年被評為正兵團級。按照1955年授銜的標準,正兵團級應該授上將軍銜。但徐立清堅決不同意,他利用在總干部部管理授銜工作的“便利”條件,將已經列入上將名單中的自己的名字改寫到中將名單當中。羅榮桓看到他修改過的名單后,又把徐立清的名字改寫到上將名單中。但徐立清仍不放棄讓銜,他給中央軍委寫信說:“我與黨和人民的要求相比,所做的成績是微不足道的,授予我上將軍銜心里很不安。論德、才、資、功,授予中將我就已經感到十分榮耀了,再三懇求軍委和總部領導能批準我的要求。”

彭德懷知道后,多次找徐立清談話,要他接受上將軍銜。但徐立清態度非常堅決,一再表示不要上將軍銜。彭德懷始終沒有答應他的請求。毛澤東感嘆地說:“不簡單哪,金錢、地位和榮譽最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思想品格,古來如此!”最后,深受感動的周恩來同意授予徐立清中將軍銜。

除徐立清外,1930年就入伍的老紅軍孔慶德也擺正了名利、地位與事業的關系。評銜工作開始后,有同志打電話征求他對自己軍銜評定的想法。他表示:“評銜問題,我個人意見是服從上級,給個什么算什么,能授予校官就不錯,大校也行,上校、中校都行??!”在孔慶德看來,軍銜事關個人榮譽和切身利益,不可能沒想法,但關鍵是從什么角度去想、怎么想。級別上去過后,肩負的擔子更重了,責任更大了,一個人只要想到這些,自然就不會去計較、更不會去爭軍銜的高低了。

軍銜和勛章,既是對老一代革命家艱苦卓絕革命生涯的肯定與獎賞,又是一塊試金石,見證著共產黨人在功名利祿面前的抉擇。他們以平和之心對待“名”、以淡泊之心對待“位”、以知足之心對待“利”、以敬畏之心對待“權”、以精進之心對待“事”,把自己的一切與國家命運、黨的事業和人民利益緊緊聯系起來,珍惜人民賦予的權力,努力為人民群眾辦好事、實事。這些生動事例,充分體現出老一代革命家淡泊名利、為民謀福的崇高風范和拳拳初心,值得廣大黨員干部認真學習、模范踐行。

原標題:新中國成立初期將帥讓銜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888棋牌金花官方下载 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买双色球 股票技术论坛 江西11选5任5遗漏当前遗漏表 佳永配资 江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四川体彩金7乐 货币基金配资 广西体育彩票11选五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