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牽風記》:戰爭歲月的詩意贊歌
來源:光明網 2020/03/12 11:16:31 作者:袁恒雷
字號:AA+

導讀: 如前所述,徐懷中對戰爭文學的觀察反思,形成全新的戰爭文學的寫作思路,不僅延續了自己《我們播種愛情》《西線無戰事》等作品的創作思路,更在晚年積累出全新的書寫觀,他說:“到了晚年,我想我應該放開手腳來完成我最后的一記。

徐懷中先生是我國軍事文學史上一位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人物,革命戰爭年代是一名八路軍戰士,和平年代成為一名優秀的軍旅文學作家,并擔任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首任主任。多年來,他培養了諸如莫言、朱向前、柳建偉、徐貴祥等一大批優秀作家、評論家,其撰寫的《我們播種愛情》《西線軼事》《底色》《牽風記》等作品,獲得了包括魯迅文學獎、茅盾文學獎等諸多大獎。于2019年獲得茅盾文學獎的《牽風記》,是徐懷中以九十歲高齡贏得的我國最高文學獎的長篇小說,創立了該獎項的獲獎作者最高年齡記錄。該小說自問世以來,引起諸多關注。

《牽風記》文本簡約,卻讓人感受到極其震撼的人性之美的呈現?;仡櫺鞈阎邢壬膭撟鳉v程,我們會發現,他能書寫出汪可逾這一具有完滿人性美的女性形象并非一蹴而就,很多細節在之前的文本中便已有端倪。比如,徐懷中于1999年和2000年在《人民文學》分別發表短篇小說《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與《或許你曾見到過日出》,兩篇短篇幾乎可以看做是《牽風記》的練筆,一來情節設置都極為大膽、極盡想象之能事,二來細節上有頗多相似之處。徐懷中先生也承認,“寫那兩個短篇,確實是為十多年以后才姍姍來遲的這部長篇小說打了一個前哨戰。

在《牽風記》中,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對廣大指戰員全新形象的描寫樹立。在以往的戰爭小說中,對主人公的塑造要么高大全令人感覺虛假,要么線條過粗難以留有深刻印象,尤其是男女主人公多驍勇善戰,卻缺乏儒雅睿智的一面。而在實際歷史中,自“七七事變”前夕,眾多青年知識分子加入到延安革命隊伍,成長為優秀的指戰員,因而,指戰員決不再是赳赳武夫的武斷模樣,而是有勇有謀、受過良好教育的知識分子。徐懷中親歷了抗日戰爭后期與整個解放戰爭,本身就是這些知識分子士兵中的一員,他的觀察和體會也是令人信服的,較之前的軍旅文學作品而言,有了全新的個性與定位。

《牽風記》是一部情感飽滿的佳作,書寫出殘酷的戰爭環境下的詩意浪漫,堪稱文學史上的傳奇。13萬字的篇幅中,作者寫出了汪可逾與齊競的相愛卻不能相守的悲劇戀情、汪可逾與曹水兒的并肩戰斗與守護彼此的兄弟情、汪可逾與戰馬灘棗心靈呼應先后犧牲的動人親情、曹水兒與一眾婦女雖濫情卻真心托付的生死悲情。這些富于人性美的觀照以詩意表達予以呈現,恰如評論家劉瓊所說:“詩一般的語言,大膽的想象,細膩的感觸,傳奇性的書寫,神性的寓意,都足以形成小說飽滿的詩意和浪漫氣息。”

在筆者看來,這種筆法的運用不光是文學手段的呈現,更是作家戰爭觀的體現。如前所述,徐懷中對戰爭文學的觀察反思,形成全新的戰爭文學的寫作思路,不僅延續了自己《我們播種愛情》《西線無戰事》等作品的創作思路,更在晚年積累出全新的書寫觀,他說:“到了晚年,我想我應該放開手腳來完成我最后的一記?!稜匡L記》不是正面反映這場戰爭,而是充分運用我多年來戰爭、戰地生活的積累,像剝繭抽絲一樣,把它織成一番生命氣象。我只是寫了一個旅長、旅長的警衛員、旅長的參謀和一匹馬的故事,可以說是把我多年來對戰爭的這些思考匯集起來,成為這么一篇浪漫的故事。”

書中多處運用魔幻現實主義手法,大膽地進行天馬行空的想象,創造出奇幻多姿的氛圍。閱讀中,我們既感受到槍林彈雨擦身而過的驚險刺激,又體悟到人與人、人與馬并肩戰斗的可貴真情,還感受到閱讀的快樂,是一部具有深沉的現實主義質地和清朗的浪漫主義氣息的長篇小說,也是一部具有探索精神,注定會讓人長久談論的別樣作品。

徐懷中早年接受采訪時表示:“一個被揉皺的紙團兒,浸泡在清水中,漸漸平展開來,直到恢復為一張潔白的紙。人的一生一世,應作如是觀?,F在對我而言,時間很有限了,但我還是會在文學寫作這一泓清澈的泉水中浸泡下去,直至重新平復為一張白紙。”《牽風記》是徐老多年的戰地經驗總結和多年生活思考的積累,讓我們切實感受到了老一輩作家孜孜以求創新的不懈努力,是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莊嚴獻禮。(袁恒雷)

原標題:《牽風記》:戰爭歲月的詩意贊歌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888棋牌金花官方下载 江苏快3三军玩法说明 北京pk拾全天计划 湖北11选五跨度 网贷理财平台排名 快乐10分口决 股票分析师如何评估一只股票 体彩排列三杀号 云南时时彩接口 北京pk拾是正规彩票吗 印尼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