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慫了?黃之鋒等多人退出"港獨"組織
來源:海疆綜合 2020/06/30 14:45:16 作者:惠子
字號:AA+

導讀: 涉港國安立法進入最后階段,亂港分子黃之鋒30日在社交媒體上宣布辭去“香港眾志”秘書長,并退出“港獨”組織“香港眾志”。此外,據香港電臺報道,羅冠聰及周庭也宣布退出“香港眾志”。

涉港國安立法進入最后階段,亂港分子黃之鋒30日在社交媒體上宣布辭去“香港眾志”秘書長,并退出“港獨”組織“香港眾志”。此外,據香港電臺報道,羅冠聰及周庭也宣布退出“香港眾志”。

報道稱,黃之鋒在社交媒體上聲稱,在涉港國安立法下,他“沒有辦法確定明天”;周庭聲稱未來無法參加“國際連結”工作;羅冠聰則聲稱“難料自身安危”。

他們為什么怕成這樣?這要從該組織的所作所為說起。

早前《人民日報》評論稱,“香港眾志”這一組織打著“聚眾之志”的幌子,借外部勢力黑手,妄想掌控香港的明天,就是禍港“新生代”。“眾志”主張“自立”但內外勾結,假托“自決”,對網民顛倒黑白,對青年極力煽惑,搞的都是“港獨”活動。“香港眾志”曾因“自決綱領”不符基本法而斷絕議會之路,政治力量一落千丈。然而攀上“洋主子”,為這些棄子提供了“廢物利用”機會。從拜見外國政要并索要合影,到乞求美國國會通過涉港法案,再到竄訪外國賣慘乞憐、尋求外力插手援助,是他們最常用的套路。

三類“獨青”禍亂香港

黃之鋒。他是“港獨”組織“香港眾志”的秘書長

6月17日,一群示威者在立法會前集結。當天恰逢非法“占中”案中因藐視法庭而入獄3個月的黃之鋒刑滿釋放。他一出獄就趕到立法會大放厥詞,要求特首林鄭月娥“問責下臺”,并稱大規模游行“陸續有來”。

果然,6月21日,暴徒在黃之鋒的帶頭煽動下包圍灣仔警察總部達16個小時之久,不僅用鐵馬、欄桿等圍住各出入口,還用單車鎖鎖住閘門,并破壞警總外的閉路電視,在外墻噴漆涂鴉搞破壞。

7月27日的元朗大規模騷亂中,香港《大公報》記者拍到黃之鋒出現在非法集結者防線附近。當晚,暴徒四處縱火并襲擊警察。香港《文匯報》還曝出,前一日黃之鋒、梁延豐和周庭同在一輛車內,出現在元朗某商場附近。

8月13日,香港國際機場已經因“獨青”們的非法集會而癱瘓了數十個小時,黃之鋒卻于凌晨2時在臉書(Facebook)上做了一場38分鐘的視頻直播,繼續煽動示威者“著黑衫”“下午機場見”“升級沖擊裝備”。當晚,有內地游客和內地記者在機場先后被暴徒毆打,引起各界震驚。

就是這么一個不斷煽動以暴力方式沖擊香港的年輕人,卻在2014年被美國《時代》周刊評為“年度最有影響力青少年”,被美國《外交政策》雜志評為“年度思想者”,還在2015年被美國《財富》雜志評為“全球50位最杰出的領袖人物”。那時,黃之鋒不過十八九歲。

羅冠聰背后有高人指點

和黃之鋒一樣有著“政治明星”光環的是羅冠聰——“香港眾志”常委。因為8月中旬悄然離港,抵達美國后又高調鼓動示威繼續,羅冠聰這個名字一夜之間為內地網友熟知。

6月11日,羅冠聰隨學聯前往中聯辦示威,焚燒了國務院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7月1日,他隨學聯在遮打花園進行“占中預演”;到9月份,他以嶺南大學學生會長的身份煽動學生參與非法“占中”。在此期間,他很可能接受過來自美國的資助。根據2014年10月19日的香港《文匯報》報道,有網站曝出密件,證實在非法“占中”爆發前夕,香港中文大學港美中心工作人員向16名“占中”核心人員發放蘋果手機,羅冠聰就收到一部。

在非法“占中”期間,羅冠聰與黃之鋒都是主力。9月26日,他們發起所謂“重奪”政府總部東翼前地廣場行動,帶領示威人士非法沖擊警察防線,攀越并摧毀廣場圍欄,引發多次肢體沖突,導致大規模騷亂事件。2016年羅冠聰被起訴時,在法庭上堂而皇之地自辯:“一直傾向集會后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進入總部前地??偛壳暗赝饧訃鷻?,認為有政治考慮。”最終,這起事件將他送進了監獄,被判入獄8個月。

周庭,組織暴亂的狠角色

雖是年輕女性,暴亂言行卻絲毫不亞于黃之鋒和羅冠聰之流。

周庭出生于1996年,和黃之鋒一樣在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中冒頭,頻頻接受媒體采訪,后來擔任“學民思潮”發言人。在非法“占中”期間,她同樣極盡煽動之力。不過,剛剛考上香港浸會大學的她看到形勢不對后,便在社交媒體上發了一篇“退出聲明”,稱自己“身心疲累”“無法再承受如此沉重的壓力”,決定“暫時退下火線”“暫時不會接受任何傳媒訪問”。半年之后,她重新現身,接受電臺訪問時稱要發起“二次占領”,同時給自己準備好了“免責條款”:“我不能作任何保證,因為我控制不了所有參與示威的人。”

在屢屢作出賣國禍港之事后,他們如今退出“香港眾志”,也被網友嘲諷是“知道怕了”,是“縮骨”之舉。而這并非單一事件,在涉港國安立法即將出臺之際,一些亂港頭目紛紛“變臉”“自保”。

6月26日,“禍港四人幫”之一的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發表聲明,聲稱自己已年屆80,會“從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來”。“攪亂香港后一句退下就想翻篇?”“攪亂香港想拍拍籮柚就走人?”聲明發出后,這是許多香港網友共同發出的質疑。香港《大公報》27日發文稱,陳方安生甘當“逃兵”,是反對派陣營倒下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引發強烈震動,相信類似事件將陸續有來。

本月稍早前,“亂港四人幫”之一的李柱銘也公開與“港獨”割席。他接受電臺訪問時,直指香港“搞革命”根本不可為,認為“港獨”是“羅曼蒂克”及危險的。而他早前涉非法集結被捕時,曾揚言“與年輕人一同被捕感到驕傲”,感到舒服。對此,港媒直指,李柱銘的言論無非就是想“甩鍋”。

6月28日,泛暴派關鍵人物陳云也在社交平臺發文宣布“退出”。他聲稱,今后將把重心放在學術研究上,不僅如此,他還在帖文中批判“港獨”分子,并聲稱,自己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主張“永續基本法”的議程失敗之后已經宣布退場,又指當日是自己在香港最后一次的政治行動。而這些言論無非是想跟“港獨”以及近來的香港暴力事件撇清關系。

責編:吳小惠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888棋牌金花官方下载 北京快3走势图形态走势 十一运夺金出号预测号 腾讯分分彩哪个平台 金螳螂股票 理财买什么产品好 金融界股票论坛首页 初学ps用哪个版本好 连准300期杀码公式 极速时时彩在线预测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